碎碎念繁生

今天去拔了那颗困扰我一年多的智齿,本以为会很easy,去的时候豪情万丈,一躺上牙科专用的病床就开始哆嗦。。。
我本来以为麻醉就跟疫苗一样,轻轻的它就打完了,结果那大粗管子,跟注水猪肉似的往里灌,这也就是麻醉了半张嘴,我在想那些全身麻醉的难道得打个吊瓶么么么么!?然后我就看那医生各种钻啊各种撬,我听着自己的牙各种“嘎嘣”响,哀家真真是担心自己的下巴骨会不会断=_=。。。
哎哎,不能说话只能被迫做了一会安静的女子=_=。。。刚刚一吐唾沫出来一口血,差点儿给吓尿了,我发誓以后一定好好保护我的牙,哀家是再也不想去牙科医院院了〒_〒不过,这才拔了一颗,还有一颗要拔。。。。。。。。我先哆嗦一会儿〒_〒

刚刚无聊,想起很久以前听谁说的从手机上下一个帮助培养习惯的小软件,每天做完可以签到,突然就觉得,可以下一个。
其实觉得自己是一个无聊透顶的人,对什么事儿都感觉“一般般”,从很久以前开始听人说大学如何如何轻松,应该如何如何过才有意思,现在虽然很多人吐槽“童话里都是骗人的”,但确实是大家都在想大学怎样才不亏待自己,可是我倒是挺怀念从前的时光,不论是不是应试教育的效应,至少我们真的每一天都实实在在的活着。
高中老师跟我们说,高中是一笔财富,因为你可能一辈子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一段日子全心的为一件事百分百的拼搏了。
现在的有时候,看着身边的人以理所应当的态度无所事事,虽然我是学渣,也不想当什么学霸,可总觉得,这样的日子真的好吗?
我不觉得大学去享受就是理所应当的,因为不管每个阶段叫什么名字,它都是你人生的一部分,而你能收获一种人生。
想起老姐曾经有一段时间特别想开一家咖啡馆,当我问她已经有稳定工作的情况下还有开一个极可能赔钱的咖啡馆。她说
有一天,坐公交看到英文节目,突然发现,已经完全不懂了,我每天按时上班然后等待下班,今天跟明天一样跟后天一样跟很多天都一样,我只是想找点事儿干,然后让自己活的有些奔头。
每天每天,睡觉,上课,吃饭,无所事事,我不知道当我三十岁的时候光景会是怎样。只是觉得,很多时候我们只是缺少一些小小的改变和坚持。
无用之用乃为大用,不带功利性的做些“无用之事”不会浪费多少时间,但会让生活多些值得回忆的光点。
我成不了圣人,只希望活的不空虚。

昨天晚上包餐一顿拿代金券换来的火锅后本以为可以钻进被窝等着睡死在里面,结果不安分的几个人非要出去遛弯。对于我这种死宅,我当然斥之为蛇精病的提前退休闲不住多动症,然而后果也是可以预见的,在被各种精神摧残和物理攻击下,最终寒风瑟瑟人烟稀少的墨水河旁边散步的女疯子是四个而不是三个……
都说宿舍情意是很神奇的存在,某天出门前,宿舍的苹果突然就感叹了一句:真难以置信,我如此迅猛的跟5个陌生人逗到了一起。
显然,近距离接触有利于交流,一帮闲来无事的人聚到一起总会有的没的随便扯,扯着扯着说不定就扯成了朋友,虽说这种理由有点无厘头,但在很多人身上都意外的应验。
于是在没什么新鲜事物可供观赏也没有抽风的小情侣们腻歪的途中,终于是从舍友的黑眼圈谈的了正常一点的话题——那些年我们看过的幼稚书。
我自认为看书有点跳级,小学看言情,五年级之后就感觉书里的人真是够了=_=于是在中学同学们疯狂买五颜六色的轻小说的时候转移阵地去看传记,高中因为没时间广泛撒网,于是开始百度好评的书,一共读了四本,不过感觉果然大众的眼光是雪亮的,熬到大学,虽说图书馆破但我本着把买不起的书借来看完的念头开始往宿舍搬砖头书,以致于某天一舍友问:你是生怕便宜了学校图书馆是吧?呃……被发现了@( ̄- ̄)@
听她们说的,感觉大家都差不多,只不过具体时间有早有晚,内容不一但总是一个阶段过去另一个阶段开始,然后某天去翻书柜的时候看到不久前的某本书翻上几页总是看不下去还要感叹一句:我当年是怎么看下去的?当然,在可以看名著之类的以后也可能是:我当年怎么会看不下去的感叹,就像我初一放弃的《简爱》高中再看就觉得写的真好,所以说,很多时候并不是外物低劣只是自己水平太low
总觉得书这种东西也是要随缘的,说不定某天从书店抽出来一本就成了你的最爱,也可能是你翻遍了书店也买了很多好评书就是对不上胃口。所以书荒这种事,我到觉得是一种等待,等你告别上一本书中的故事和读书的自己,等着另一个新世界被发现然后成长为新的自己。
谁说书里是别人的故事,我到觉得正是走过了书中很多很多的人生我们才成了更好的自己。

今天学校的风简直大到丧心病狂,昨晚声嘶力竭的呼啸了一夜,连舍友的好梦都一并吹的支离破碎,半夜不得又起来救走了在楼天阳台上苦苦挣扎的几件衣物。今早一睁眼,发现连我放在阳台的几个洗衣盆都不见了踪影。想起学长的告诫说学校风大,经历了才知道果真是大,看来什么事都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没什么”。

想去企鹅上跟小伙伴们吐槽一下,结果刚打开就被刷了屏,树被风吹倒啦,耳朵要冻掉啦,哪哪哪儿下雪啦,东北的小伙伴们快放寒假啦……于是什么都没发,只给老妈打了个电话——只有最关心你的人才会认真听你其实“没什么的”奇闻而不是在意到底谁那儿的天气更变态一点。

买了杯玫瑰豆浆,听着浪漫,一口下去就皱眉头,我还是觉得食堂早餐5毛钱的水豆浆更合胃口,原来什么事也都没有想象中的那样“了不起”

每次跟宿舍的一群逗比出来吃饭都碰上雨天,从前遇到雨天是掉头就回,现在是吃饭不见雨天都觉得怪怪的=_=

高中的几年只觉得日子每一天过的很辛苦却也珍贵,在课间匆匆写下些零星的话,在夜里快速的看几页书。那时我只能喝速溶的咖啡,像喝药一样灌下去,胃都感到不适;那时我只能在便贴上记录生活,觉得写作是时间上的奢侈品;那时我把厚厚的日记本放在角落,想着等到大学一定让自己写个痛快。

可是大学真的来了,我把日记本从家里的角落带到宿舍的角落,却终于只是让它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蒙了一层新灰;我把咖啡粉锁进橱子,连速溶的也不再费心去做,简直戒掉。

我终日忙碌却又无事可做,乃至提笔竟凝噎,我说今天太忙我说风景不好我说心境未至,但我想我只是在匆忙行路时被风沙磨平了某些不知名的心绪,再也没有当初的感性……

都说最初的自己最幸福,那时的自己只是缺少时间,而现在,我拿大把的时间去拼凑一个明媚的午后,却最终被飞鸟的翅膀剪碎成斑驳的光影,寂静而绚烂……

握不住的,总是略有伤感